当前位置:广州小西瓜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育儿孩子睡前成长童话 雪莲花开
孩子睡前成长童话 雪莲花开
2023-01-06

孩子睡前有有意思的故事陪伴,睡得会更快,所以给孩子讲有意思的故事很重要,八宝网小编就来给大家带来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吧。雪莲花开

引子:

那个白衣少年牵她的手去爬山,一路脚步轻盈就像有山风在护送着他们一样,很快就爬到了山顶。雪莲花在那里寂静的绽放着,光洁明亮得只消看上一眼,就能扫除一整个心底重重叠叠的喧嚣和阴霾。山风又来,雪莲花迎着风花枝轻点,朝他们打着招呼,仿佛为了这场到来,已经等待了十几年……

雪莲自从做了母亲,就很少听音乐了。并不是完全没有时间听音乐,而是因为,音乐会让她的心飘荡到一些未知的地方,音乐好像总在歌唱着另一个世界,比眼前这个庸常琐碎日复一日的生活更好的一种生活,她既渴望又害怕,怕自己迷失在里面找不到归途。

于是她把自己妥帖的安放在了烘烤饼干的黄油香气里,丈夫熟睡时此起彼伏的呼噜声里,孩子放学归来扑进怀里的片刻欢愉里。音乐像一个在心底很重要,却逃避去想起的人,在她的世界里模糊起来。

这是一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日子,有轻微的雾霾,多云的天气,对雪莲的丈夫来说,却是一个太特殊的日子,因为这一天,他那一直安稳持家,温柔寡言的妻子,突然人间蒸发了。

是的,她就像清晨的露水一样,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从公寓楼的监控视频能够看见,下午两点时她买了一把吉他抱回了家,再也没有出过家门。可是六点丈夫和女儿回家时,发现家里空无一人,沙发上躺着那把二手吉他,和一页泛黄的曲谱,曲谱里有一句歌词,是“雪莲花开,白云飘去……”

那一天,雪莲只是和往常一样,拎着购物袋去超市买牛奶,小超市却意外的因为停电暂停营业,她只能穿过另一个街区,去远一点的超市。附近的街区都是再熟悉不过的,小饭馆、水果蔬菜店,房产中介、盲人按摩店,街边乱糟糟停放的小汽车、三轮车,衬着灰蒙蒙的天,尘土味儿的空气,像这座城市的每一个生活街区一样毫无美感,千篇一律,像雪莲每一天的生活一样毫无美感,波澜不惊,唯独街角有一家门面很小的乐器店,是她从未见过的新面孔。

雪莲原本只会是乐器店的一个匆匆过客,在橱窗玻璃上投下转瞬即逝的暗影。可是橱窗里的一把旧吉他令她停下了脚步。那是一把有十几年岁月痕迹的破旧吉他了,漆面已经斑驳不堪,但如果仔细辨认,仍能发现右下角的地方有一朵刻绘出来的雪莲花,在空气的经年氧化下,已然包了浆,莲花刀痕变成了深褐色。

雪莲走进了乐器店,询价后没有砍一分钱的价,就掏出兜里所有的钱,买下了这把旧吉他。“请问女士,你会弹吉他么?我们这里有速成班,也可以报班学。”店员热情的说,雪莲摇摇头,“我会弹一点,基本的。”说完,她就抱着吉他离开了。

雪莲是个身形瘦小的女人,她抱着吉他走在回家的路上,就像抱着一大蓬野火花一样,觉得心里渐渐温热起来,全身被一种异乎寻常的强烈情绪所胀满,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出来给女儿买牛奶的,也完全忘记了下午还要清洗食材准备晚餐。她回到家,翻箱倒柜的找出一张泛黄的曲谱,没顾上脱外衣,就坐在沙发上抱着旧吉他磕磕绊绊的弹奏起来。

真的很多年没有弹过了,她费了很大劲,脸上都微微出汗了,才弹得顺畅了些。那首歌的曲调渐渐在她的指尖清晰起来,终于有一遍,她没有弹错,没有停顿的弹完了整首曲子,客厅的湖绿色落地窗帘被风吹拂,和木地板上的几格子阳光顽皮的嬉闹着,雪莲闭上眼,想起了那个十几年前为她弹唱这首歌的少年……

一道更清澈的光在她的睫毛上跳动着,待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那个少年就坐在她的面前,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衬衫,嘴角温柔的上扬着,低头弹唱着相同的歌——“跟我去爬山吧,山上有雪莲花。跟我去采雪莲吧。用它来装扮咱们的家。风风雨雨你不要怕,爬到山顶我摘到了花。山风扶起你的发,美貌仙子也会嫉妒你的家。山雨来,风再去。雪莲花开,白云飘去。”

一曲终了,雪莲心想,梦该醒了,人也该散了吧。可是那白衣少年并没有从她的视线消失,而是用他温热的手心握住了她。“我在这里,已经等了你好几年了。”少年说。

“这里……是哪里……?”雪莲感到有些眩晕,分不清置身的究竟是现实还是幻境,她看向四周,一间木头做的屋子,木头做的拙拙可爱的桌椅,墙上挂着一张旧照片,是年轻时的雪莲和少年,像所有热恋的爱人一样依偎在一起,少年正在弹吉他,吉他的右下角刻着一朵雪莲花。雪莲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,又跑到镜子前,吃惊的发现自己也和少年一样,回到了照片里的年纪,变回二十岁的模样了。

“这里,是我给你准备的家,整栋木屋都是我一块木头一块木头搭出来的。我还移植了一棵普洱茶树,就在窗外,你不是喜欢喝茶吗,我们可以自己晒茶,自己制茶了。”

少年拉着雪莲来到普洱树下,绿得渗油的茶树叶间透下星星点点的阳光,天空是那么的湛蓝,像画上去的一样美得不真实,木屋外是一片菜园,种满了新鲜得发亮的蔬菜。白云蒸腾着,山风吹拂它们来到头顶,又倏忽间翻滚到山的另一边。“我种了很多菜,新摘下来就算白水煮着吃,也甜甜的。你一定会喜欢这里。我答应过你的事,终于为你做到了。哦,对了,还有一件!我们到山上去。”

白衣少年牵她的手去爬山,一路脚步轻盈就像有山风在护送着他们一样,很快就爬到了山顶。雪莲花在那里寂静的绽放着,光洁明亮得只消看上一眼,就能扫除一整个心底重重叠叠的喧嚣和阴霾。山风又来,雪莲花迎着风花枝轻点,朝他们打着招呼,仿佛为了他们的到来,已经等待了十几年。

他们摘下了雪莲花,种在了窗台上。少年打理菜园,雪莲在厨房里煮饭炒菜。两个人在普洱茶树下面支张小桌子,一边看半山的景致一边吃饭。夜里汲水煮茶,萤火虫会给他们点燃幽蓝的小灯。雪莲就这样住了下来,这里的一日就和永恒一样绵长,有明月、山风、变幻莫测的云气相伴,永恒也和一日一样毫不枯燥。

少年说,当年离开雪莲后,他在很多城市流浪,在很多酒吧驻唱,他谈了很多场恋爱,为每一座城市和那里遇见的恋人都写了一首歌。很多人没有去过那些城市,却都听过他写的歌。可是没有一座城市和一个女人留得住他的心,兜兜转转,他只想回到原点,守护他念念不忘的那个人。

可是雪莲夜里常常无法入眠。木屋里的夜是那种完全没有声音的寂静,空气中弥漫着雪莲花散发的细密的幽香。这些年,她一直是伴着丈夫喷泉一般的呼噜声入睡的,在这种永恒的静谧中,她的心里好像空了一块儿,汩汩的灌进风来。

直到有一天,一只小兔子的突然出现治好了她的失眠。小兔子在菜地里啃菜叶,楚楚动人的眼睛望着她,好像会说话一般。她给小兔子吃胡萝卜,夜里抱着它睡觉,睡得出奇的安稳。

雪莲发现,小兔子的手指甲受伤了,指缝间有点点滴滴的血痕。她给它小心的涂药,小兔子乖乖的忍着疼,一动不动的任她摆布着。她做了一盘清炒茼蒿,小兔子风卷残云的吃了个干净,雪莲感叹说,这么爱吃茼蒿啊,我的女儿也最喜欢吃茼蒿了。小兔子听了这话,红红的眼睛竟然落下泪来。

雪莲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她捧住小兔子的脸,“你是我的女儿,对不对?”小兔子流着泪点点头。“你也弹那把吉他了,还把手指弹流血了,对不对?”小兔子又点了点头。雪莲把小兔子紧紧的抱进怀里,她知道,梦真的该做完了。

雪莲告诉少年,她必须回去,让女儿变回原来的样子。少年有些怅然,但是也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。他推开窗,指了指远处孤零零的一根高压电线杆,木屋的电就是这样接通过来的。“只要剪断电线,整个世界就会坍塌了。你们就可以回去。”

走得近了,雪莲才发现,这根电线杆竟然是一把吉他的形状,所有的电线都是吉他的琴弦。少年要爬上去剪断电线了,雪莲拉住少年的手,他的手心是温热的,手心温暖的男人终究会疼爱自己的女人,“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,”雪莲说。——咔嚓——整个世界黑暗下来。

雪莲和女儿回到了原本的世界,却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到了那株雪莲花。丈夫憔悴了许多,胡子拉渣很久没刮了,他说,“你们不见了的这些日子,我去爬山了,摘了这朵雪莲回来。话说,你们去哪儿了?”雪莲和女儿对视片刻,一同笑着说,“我们也去爬山了。”

雪莲躺进丈夫的呼噜声里,仿佛躺在一艘破旧晃荡的大船上,浑身的零件都在发出周转不灵的噪音,却让她感到久违的安宁。半梦半醒的时候,她问丈夫,“你后悔为了我,不去做流浪歌手吗?如果你去了,也许可以为每一座城市写一首歌。”丈夫侧过身来环抱着她,胡子扎人的脸在她肩上蹭了蹭,“想什么呢,傻姑娘。我做事从来没有后悔过。”

窗台上的雪莲在夜里发出淡淡的光晕,像是这屋里的小月亮,照亮家里琐琐碎碎的那些,饼干罐子,几个蔫了的橘子,没来得及收拾的茶盏还残留着茶汤,照片墙上都是女儿的照片,从小婴儿到小少女……只有一张泛黄的旧照,是雪莲夫妇年轻时候的合影,丈夫低头在弹吉他,正是那个白衣的少年。